朋友圈里销售"水货"美容针三人因生产销售假药被诉


原标题:朋友圈里销售"水货"美容针 三人因生产销售假药被诉

借助微信联系买家,利用物流将韩国生产的价值255万元“水货”肉毒素、玻尿酸等美容针剂非法销售给国内的微商牟利。近日,江苏省淮安市洪泽区检察院以涉嫌生产、销售假药罪依法将张元、陈珍、徐曼等人提起公诉。

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2018年2月,家住淮安的盛女士在洪泽区城市广场一家美容院接受服务时,花费4600元购买了“瘦脸针”(肉毒素美容针剂,俗称瘦脸针)注射服务。感觉效果不错后,2018年4月,盛女士再次以4600元购买了三针,然而刚打了第一针,还没看到所谓的“微整形”效果,负责注射的美容师却被警方带走了。

原来,这家美容院根本不具备医疗美容的相关资质,不仅涉嫌非法行医,连给顾客注射的高价“瘦脸针”也是未经过海关登记,没有任何中文标识的“水货”。2018年4月10日,警方在接到群众举报后,当场将正在给盛女士注射的美容院负责人徐曼抓获,并当场扣押了剩余的数支来历不明的肉毒素、玻尿酸等美容针剂。

面对非法行医的证据,徐曼很快交代了自己通过微信从微友处订购所谓韩国“水货”针剂,违规从事医疗整形服务的犯罪事实。

“韩国‘水货’美容针,价格低、质量好,很多顾客抢着要求预订……”经营美容院多年的徐曼交代。

2017年3月,徐曼在外地接受美容培训时,偶然认识了做“水货”美容针批发的微商徐娟。培训结束不久后,徐曼通过微信向徐娟大量订购肉毒素、玻尿酸和美白针等微型整容材料,开始从事“水货针代打”生意。

“一瓶肉毒素进价500元,我以1500元价格卖出……”徐曼供述称,自2017年4月开始,自己先后20多次采取微信转账、快递邮寄的方式从上线徐娟处购买肉毒素、玻尿酸等产品。

根据徐曼供述,警方顺藤摸瓜,很快将徐娟及其上线陈珍抓获,并由此揭开了一起借助微信联系买家,利用物流将韩国生产的肉毒素、玻尿酸非法走私到国内的大案。

根据警方调查,陈珍、徐娟等人销售的“水货”美容针,全部来自一个微信名为“元子”的神秘微商。

“韩国那边批发价大概是100元至200元不等,国内微商层层加价后至少可以卖到5倍以上的价格……”2018年6月,因涉嫌生产、销售假药罪,神秘微商“元子”被警方抓获。

经查,“元子”的真名叫张元,在韩国一家专门销售化妆针剂药品的公司上班。平时,张元的主要工作就是用微信联系国内微商,推介各种韩国生产的美容针剂,客户下单付款后,张元将货款换成韩币,同时按客户需要将清单交给公司老板,由老板联系工厂,借助国际物流向客户发货。

张元也知道向国内销售肉毒素是违法行为,在和客户聊天中,也多次发现国内不少客户因销售肉毒素被查处。但因“外销”收入颇丰(每一笔订单可获得1%提成),加之韩国老板解释公司只负责收集订单,不直接往中国销售肉毒素等美容针剂,心存侥幸的张元最终还是没有停下手。

2017年2月,张元通过微信朋友圈认识了在深圳做“韩国化妆品”代理的陈珍,开始频繁与其合作。此后8个月的时间,陈珍通过张元先后从韩国定购了价值255万余元的“水货”,其中仅肉毒素就有3750支,货值高达80万元。而这些通过非法渠道流入的美容针剂,在经过陈珍、徐娟等国内微商层层加价后,又以数倍的价格转卖给类似徐曼这样的美容院经营者。

按照我国药品管理法的规定,未经批准生产、进口的药品,均按假药论处。据了解,受高额利润诱惑,近年来所谓走私“水货”美容针等犯罪层出不穷,一些国外不法厂商专门雇用中国人通过微信等工具联络国内买家,再借助境外物流将大量没有经过检验的肉毒素、玻尿酸等微整形针剂走私到国内。“这些‘水货’看似好像是国外的真品,但因为没有经过国内有关机构的检测,往往存在很大风险。”承办检察官介绍。

来源:正义网

相关文章

最新文章